微信公众号

商会动态

博客详情
当前位置: 首页> 博客详情
幸福:就是那份宁静、安逸与相守
专栏:异地江苏商会新闻
发布日期:2017-03-04
阅读量:725
收藏:

——访常德江苏商会会员许利军和他的子和堂

作者:寒松

1545112612669018100.jpg

和他初次见面,第一印象实在不敢“恭维”,真的谈不上很好。

冷峻的脸庞、紧锁的眉宇、斜睨的目光。读不出点滴的欣喜,看不到丝毫的热情。

作为一个商人,这就是经商、待客之道?我纳闷。

趁他张罗茶饮的时候,我默默地“浏览”着他的“子和堂”,“品读”着他的紫砂壶。

店面不大不小,档次不高不低。位于熙攘的洞庭大道,古朴典雅,闹中有静,别开生面。

一个紫砂艺术的小天地!环顾四壁的柜子,满满的紫砂壶,称得上千姿百态、气韵生动;方非一式、园无一相。有正方、长体、锥菱、悬胆、张臂、方圆组合等多种造型,美不胜收。其色,紫而不姹,红而不嫣,黑而不墨,透露出甸甸的古雅、庄重与敦厚。一方一方,一件一件,温润风流如君子,豪迈粗犷如猛将,古典厚重如长者,娴静清丽如佳人,令人遐想。细细观之,如入造型艺术宝库,有一见钟情之感;轻轻抚之,细腻如新生婴儿,顿生爱怜之心。

好去处!

蓦然,一阵隐隐的清香从天外飘来,那是陈年普洱在紫砂壶中冲泡之后特有的蕴氤之气。深吸一口,顿觉神清。

坐在古沉古沉的紫檀茶桌前,挺拔、俊朗的许利军依然地寡言,依然地冷傲。沏茶,只是不断地沏着茶。偶尔开个玩笑,期望引起他的互动,谁知,从他口里“蹦”出来的几句话如刀砍斧削,竟“磕”得牙痛。倒是他的妻子,国家注册的紫砂工艺美术师谈勤飞,如一只轻盈娇小、精灵活泼、美丽可爱的“小翠鸟”,飞来飞去,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。缘此,才让我们对其人、对其壶有了深一层的感知和了解。

“他这个人啦,没故事的,就爱个安静、图个安逸。”知夫莫若妻。二十多年的朝夕与共,谈勤飞一席含羞带娇的吴侬软语,似乎给许利军定了“型”。

真地没故事。

1545112612670030752.jpg

许利军,江苏宜兴人,家中的“老大”,父母婚后多年才生下他,从小好吃好喝“伺候”着,备受长辈宠爱。初中毕业进入一家合资企业,练就了一手做陶艺模具的绝活,5年之后开办紫砂模具作坊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小有积蓄,逍遥自在。09年来鼎城桥南被跳广场舞的喧嚣热闹吸引,以为这就是名闻湘黔的常德市区,当即租下门面,开始了专营紫砂茶具的生意。

春夏秋冬,花开花落,斗转星移,白驹过隙。一天十多个小时,一年三百多天。一日又一日,一月又一月,一年又一年,岁月如歌亦如水,在人生的长河里,静静的流淌着、流淌着……

转眼八年了。许利军就这么静静地守着他的子和堂,守着他的紫砂壶,守着他花月春风的妻子,守着他为数不多但是很“铁”很投缘的茶友……

生活,就这么简单,白云苍狗,波澜不惊。

柳城二月,细雨蒙蒙,虽已初春,室外仍寒气袭人,几点梅花在窗外摇曳。坐在温馨、安静的子和堂,我们喝了一壶又一壶。茶,虽然淡,但却也从中品味到了什么……

世事的变迁、人海的沉浮、商场的搏杀、名利的诱惑,将这些视若无物,不媚不俗,坚守着自己钟爱的“一亩三分地”,十数年如一日,还觉得幸福满满,这算不算是一种别样的人生境界?算不算是一种看破红尘、灵魂洗炼后的大彻大悟?

“匆匆几十年,想那么多干啥?”

“好大的鸟,做好大的窝。只有100斤的力,硬挑120斤会很累。”

 “买壶?和我老婆联系”。

“微信号?加我老婆的。”

“其实他很能干,只是比较依赖我罢了。”谈勤飞在一旁插话。

这就是许利军?

一个不做饭、不洗衣、不喝酒、不挑食、不串门、不赌钱、不想事、不推销、不讲价的许利军。

一个特别宅、特别冷、特别拽、特别淡、特别直、特别倔、特别拖、特别孝、特别忠、特别逸的许利军。

披着寒风,三三两两的熟客来到店里。起身,迎客,沏茶,谈天,许利军缓慢上升的温度,让我想起了“冷水泡茶慢慢浓”这句话。

日子,在忙忙闲闲中过去,生意,在温温火火中进行。

世界很美好也很奇怪,丰富着也多姿多彩着。无论你高矮胖瘦、优劣美丑,总能找到你的“菜”。所谓“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”,“萝卜白菜,各喜各爱”。搭帮这些情投意合、找上门来的朋友,凭着古雅大方、货真价实、一方一方都出自江苏宜兴丁蜀镇千年祖传、独一无二、手工制作和特殊工艺烧成的紫砂茶具,许利军、谈勤飞两口子的“子和堂”小有了名气。无论是商品壶,还是工艺壶,渐渐成为文人雅士、收藏玩家、公务人员与茶客的新宠。似乎拥有一方心爱的紫砂壶,将其置于案头、搁于茶几,看看、抚抚,泡一壶铁观音、金峻眉,或者安化黑、武陵红,于袅袅淡香中,慢啜细饮,是高雅的生活,是人生的享受,甚至是待客的礼数,身份的象征。

“谁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。”“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。”品着茶、谈着天,我的眼前浮现出了苏轼的《卜算子》。

“和他生活有情趣吗?”见“小翠鸟”从外面“翩翩”飞来,我冒出了这么“突兀”的一问。

想不到的是,“小翠鸟”含春的鹅蛋脸立刻浮现出一抹桃色的晕红,灿烂的笑容绽放着一幅妩媚、深情、好看的图景。这是幸福女人开出的幸福之花,这是若干若干的信任、爱恋、呵护给予女人后,女人从心底里生出的自信与满足!

1545112612673091278.jpg

 “我在店里,他静静伴着;我买东西,他全部拎着;冬天手冷,他软软握着;我卖紫砂,他认真包着。”“这辈子就围着老婆转,老婆是他的全部。”

“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天天伴着我,天天像新婚般恩爱甜蜜。”

妻子赞扬的话,让摆弄茶具的许利军露出了难得的笑容,专注的目光蓦地移向了妻子,仅仅那一瞥,谈勤飞就捕捉到并回应了他释放出的浓浓爱意。的确,他眼中只有这个“小翠鸟”,他的心只装得下这么一位一见钟情、百看不厌、挚爱终生的好女人。

相信缘份。

缘份,是千年修来的正果,是月老系下的红线。当年,他和谈勤飞在丁蜀镇偶然一遇,俊男靓女,四目对望,你情我意,电光火石间,就缘定三生了。他和她,认识一个多月便“闪婚”,二十多年了如初婚。至今,仍是江苏宜兴丁蜀镇的乡亲们茶余饭后、津津乐道的一段佳话。

滚滚红尘、情海荡荡,大千世界、芸芸众生。在西习东渐、世风日下的今天,真希望这样的佳话、这样的笑靥、这样的恩爱、这样的两情相悦两厢厮守遍地开花!

终于有了幽默的交谈,有了温暖的握手,有了真诚的挽留,许利军的。还有,在悄无声息间,他在酒店为我们订了中餐。

告别了子和堂,告别了许利军谈勤飞夫妇,我忍不住回望着这处虽不堂皇、但有内涵、有滋味、有余香的地方。谁说没有故事?明天,或者后天,我会再来,带上一帮朋友。肯定,我和我的朋友将成为这里的常客。

上一页:天行健,真男人当自强不息
下一页:草根游资扛大旗 中银南京竹山路上周扫货4.7亿